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读医 > 胡文焕

保生要录

2024-07-08 〔读医〕 胡文焕 中医养生

尝闻松有千岁之固,雪无一时之坚。若植松于腐壤,不期月而必蠹;藏雪于阴山,虽累年而不消。

违其性则坚者脆,顺其理则促者延。物情既尔,人理岂殊?然则所谓调摄之术者,又可忽乎?臣窃览前人所撰保生之书,往往拘忌大多,节目大繁,行者难之,在于崇贵,尤不易为。臣少也多病,留心养生,研究既久,编次云就。其术简易,乘间可行。先欲固其正气,次欲调其肢体,至于衣服、居处、药饵之方,蔬果、禽鱼之性,有益者必录,无补者不书。古方有误者,重明;俗用或乖者,必正。目之曰《保生要录》。虽无裨于闻道,粗有资于卫生。冒昧上献,伏深战灼。蒲虔贯谨序。

养神气门

嵇叔夜云∶服药求汗,或有弗获。愧情一焦,涣然流离。

明情发于中而形于外,则知喜怒哀乐,宁不伤人?故心不挠者神不疲,神不疲则气不乱,气不乱则身泰寿延矣。

调肢体门

养生者,形要小劳,无至大疲。故水流则清,滞则污。养生之人,欲血脉常行,如水之流。坐不欲至倦,行不欲至劳,频行不已,然宜稍缓,即是小劳之术也。故手足欲时其屈伸,两臂欲左挽右挽,如挽弓法。或两手双拓,如拓石法。或双拳筑空,或手臂左右前后轻摆,或头项左右顾,或腰胯左右转,时俯时仰,或两手相捉细细捩,如洗手法,或两手掌相摩令热,掩目摩面。事间随意为之,各十数过而已。每日频行,必身轻目明,筋节血脉调畅,饮食易消,无所拥滞。体中小不佳快,为之即解。旧导引方太烦,崇贵之人不易为也。今此术不择时节,亦无度数,乘闲便作,而见效且速。

夫人夜卧,欲自以手摩四肢胸腹十数过,名曰干浴。卧欲侧而曲膝,益气力。常时浊唾则吐,清津则咽。常以舌拄上 ,聚清津而咽之。润五脏,悦肌肤,令人长寿不老。《黄庭经》曰∶口为玉池大和宫,嗽咽灵液灾不干。又曰∶闭口屈舌食胎津,使我遂炼获飞仙。频叩齿令齿牢,又辟恶。夫人春时暑月,欲得晚眠早起,秋欲早眠早起,冬欲早眠晏起。早不宜在鸡鸣前,晚不宜在日出后。

热时欲舒畅,寒月欲收密。此合四气之宜保身益寿之道也。

论衣服门

臣闻衣服浓薄,欲得随时合度。是以暑月不可全薄,寒时不可极温。盛热能着单熟衣卧熟帐,或腰腹膝胫以来覆被,极宜人。冬月绵衣莫令甚浓,寒则频添重数。如此则令人不骤寒不骤热也。故寒时而热则减,减则不伤于温;热时而寒则加,加则不伤于寒。寒热若时,妄自脱着,则伤于寒热矣。寒欲渐着,热欲渐脱。腰腹下至足胫,欲得常温。胸上至头,欲得稍凉。凉不至冻,温不至燥。衣为汗湿,实时易之。熏衣火气未歇,不可便着。夫寒热平和,形神恬静,疾疹不生,寿年自永。

论饮食门

饮食者,所以资养人之血气。血则荣华形体,气则卫护四肢。精华者,为髓为精;其次者,为肌为肉。常时不可待极饥而方食,候极饱而撤馔。常欲如饥中饱,饱中饥。青牛道士云∶人欲先饥而后食,先渴而后饮。不欲强食强饮故也。又不欲先进热食而随餐冷物,必冷热相攻而为患。凡食,先热食,次温食,方可少餐冷食也。凡食太热则伤骨,太冷则伤筋。虽热不得灼唇,虽冷不可冻齿。

凡食温胜冷,少胜多,熟胜生,淡胜咸。凡食热汗出,勿洗面,令人失颜色,面上如虫行。食饱沐发作头风。凡所好之物,不可偏耽,偏耽则伤而生疾。所恶之味,不可全弃,全弃则脏气不均(如全不食苦则心气虚,全不食咸则肾气弱是也)。

是以天有五行,人有五脏,食有五味。故肝法木,心法火,脾法土,肺法金,肾法水。酸纳肝,苦纳心,甘纳脾,辛纳肺,咸纳肾。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金生水,水生木。木制土,土制水,水制火,火制金,金制木。故四时无多食所生并所制之味,皆能伤所生之脏也。宜食相生之味,助王气也。王脏不伤,王气增益。饮食合度,寒温得宜。则诸疾不生,遐龄自永矣。

论居处门

传曰∶土浓水深,居之不疾。故人居处随其方所,皆欲土浓水深。土欲坚润而黄,水欲甘美而澄。

常居之室,极令周密,勿有细隙,致风气得入,久居善中人。风者天地之气也,能生成万物,亦能损人。初入腠理之间,渐至肌肤之内,内传经脉,达于脏腑,传变既广,为患则深。故古人云∶避风如避矢。盛暑久坐两头通屋,大招风,夹道尤甚。盛暑不可露卧。自立春后至立秋前,欲东其首;立秋后至立春前,欲西其首。常枕药枕,胜于宝玉,宝玉大冷伤脑。其枕,药性大热则热气冲上,大冷又冷气伤脑。唯用理风平凉者,乃为得宜。

药枕方

(久枕治头风、目眩、脑重、冷痛、眼暗、鼻塞,兼辟邪)

蔓荆子(八分),甘菊花(八分),细辛(六分),吴白芷(六分),白术(四分),芎 (六分),通草(八分),防风(八分), 本(六分),羚羊角(八分),犀角(八分),石上菖蒲(八分),黑豆(五合,拣择令净)。

上(前)件药细锉,去碎末,相伴令匀。以生绢囊盛之,欲达其气。次用碧罗袋重盛,缝之如枕样,纳药直令紧实,置在合子中。其合形也如枕,纳药囊令出合子唇一寸半以来。欲枕时揭去合盖,不枕即盖之,使药气不散。枕之日久渐低,更入药以实之,或添黑豆令如初。三、五月后,药气歇则换之。

初枕旬日或一月,耳中微鸣,是药抽风之验。

论药食门

辩服金石

金石之药,有可服不可服之理。欲究养生之术,须穷药石之由。今假设问辞,用明至理。

或问曰∶夫金石之药,埋之不腐,煮之不烂,用能固气,可以延年。草木之药,未免腐烂之患,焉有固驻之功?答曰∶夫金石之药,其性骠悍而无津液,人之盛壮,服且无益;若及其衰弱,毒则发焉。夫壮年,则气盛而滑利。盛则能制石,滑则能行石,故不发也。及其衰弱,则荣卫气涩。涩则不能行石,弱则不能制石。石无所制而行者留积,故为人大患也。欲益而损,何固驻之有哉?

问曰∶亦有未虚而石发者乎?答曰∶忧恚在心而不能宣,则荣卫涩滞而不行,石势结积而不散,随其积聚,发诸痈疮。又有服石之人,倚石势而纵佚游。石势既行,乃作强中之病。不晓者,以为奇效。精液焦枯,猛热遂作,洞釜加爨,罕不焦然。

问曰∶金石之为害若此,农皇何以标之于《本经》?答曰∶太虚积冷之人,不妨暂服,疾愈而止,则无害矣。

又问∶前云石势骠悍,脏衰则发,今先虚而服石者,岂能制其势力乎?且未见其有害,何也?

答曰∶初服之时,石势永积,又乘虚冷之甚,故不发也。以此观之,当太虚积冷之时,暂可服饵。若久长防患,则不如草木之药焉。

又问∶草木自不能久,岂能固人哉?答曰∶服之不倦,势力相搂,积年之后,必获大益。夫攻疗之药,以疾瘥而见功;固驻之方,觉体安而是效。形神既宁,则寿命自永矣。

果类

莲实粉。主补中养神,益气力,除百疾。久股轻身延年。

取莲实八月,就他皮黑者去皮心,曝干,捣筛为粉。早以酒或白粥调之,不宜与地黄同食。莲实嫩时,生食动气,为粉益人。

栗子粉。主浓肠胃,补肾气。

取栗子曝干,令皮自坼,去皮薄切。又曝令极干,捣为粉,如莲粉法食之。凡食栗子,生食动虫发气,熟食亦发胀,皆不及曝令半干。衣中近肌肉暖而食之,甚益人。

葡萄作浆,虽是常术,且补益功优。主筋骨湿痹,益气力,强志,令人肥健。久服轻身,不老延年。葡萄熟时,先于根底着羊肉汁、米泔汁各一斗,如是经宿。拣熟者摘之,纳新白瓶中,令满稍实,密封石器,自然成浆。去滓饮之,味过醇酎,甚益人。

榴梨浆(治风热、昏闷、烦躁)

青梨(大者二十颗),石榴(十颗),淡竹沥(三大升)。

上捣榴梨。捩取自然汁,澄滤拌竹沥。一服五合,日三服。梨极大方用二十颗,小者三十颗。

谷并菜类

胡麻。主肠中虚羸,补五内,益气力,长肌肉,填髓脑,坚筋骨,去虚热。久服明目轻身,不老延年。一名巨胜,四棱为胡麻,八棱为巨胜。陶弘景云∶八谷之中,唯此为良。又云∶味甘,在米豆部。此正是乌麻也。今时所用巨胜,茎荚虽小,类麻而叶子大。极味苦,其性甚冷。夫味苦不可入米谷,性冷不可为补益。其叶又与麻不同,阴暗则低,日烈则起。此当别是一物,非巨胜、胡麻也。今俗但用不觉其非。正当用乌油麻,味甘而荚有四棱者为胡麻,八棱者曰巨胜。正合本经,不当用味苦而冷者也。

肉类

羊。丈夫食之损阳,女人食之绝阴(此羊中有角者是)。羊髓补虚损(脑髓,食不益人)。

鹿肉。温,补中,强五脏,益气力。壶居士云∶鹿性警烈,多食良草,处必山冈,产必涧泽。故可飨神者,以其洁故也。食良草有九物(鹿葱、鹿药、白蒿、水芹、甘草、山苍、葛叶并根、齐头蒿、荠)。鹿常食此九草,性能解毒、治风、压丹石。服附子。多食鹿肉、附子,少力也。五月忌食之,茸不可近鼻。

獐肉。温,补五脏。八月至十一月食,胜羊肉。十二月以后,动风发气,不堪食。

鳗鲡鱼。性温,主五痔,杀诸虫,补阳气。食三五度,腰肾间百病自瘥。五色者,兼理妇人带脉百病。碎切去骨,以五味调,内羊肠中,系两头炙之,候冷,然后切食。

鸡雌而黄者,性温。主虚渴、数溺泄利。补五脏,益气力,黑者治风。

圆鱼。平补。去骨节间诸壅热气。五六月不宜食(有人以鳖甲作散,五六月间感阴湿气,忽化为小鳖)。

猪无筋,鸡无髓,药食多绌之。

鹌。性平补。不宜合菌食之,酥煎良佳。

译文

《神农经》曰∶食谷者智能聪明,食石者肥泽不老(谓炼五石也),食芝者延年不死,食元气者地不能埋、天不能杀。是故食药者,与天相翼日月并列。《混元道经》曰∶谷神不死(河上公曰∶谷,养也,能养神则不死。神为五脏之神。

基础介绍

胡文焕

胡文焕

读医中医养生胡文焕保生要录_保生要录白话文,序尝闻松有千岁之固,雪无一时之坚。若植松于腐壤,不期月而必蠹;藏雪于阴山,虽累年而不消。违其性则坚者脆,顺其理则促者延。物情既尔,人理岂殊?然则所谓调摄之术者,又可忽乎?臣窃览前人所撰保生之书,往往拘..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