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读医 > 孙思邈

诸风第七

2024-07-05 〔读医〕 孙思邈 医论医理

法六十九首 论一首

肺中风者,其人偃卧而胸满短气,冒闷汗出者,肺风之证也。视眼以下鼻上两边,下行至口色白者尚可治,速灸肺俞百壮,小心减之。若色黄者,此为肺已伤、化为血矣,不可复治。其人当妄言掇空指地,或自拈衣寻缝,如此数日,死。若为急风所中,便迷妄恍惚,狂言妄话或少气 ,或不能言,若不速治,宿昔而死。亦觉,便灸肺俞、膈俞、肝俞数十壮,急肝中风者,但踞坐不得低头,绕两眼连额微有青者,肝风之证也,若唇色青面黄尚可治,急灸肝俞百壮,急服续命汤。若色大青黑者,此为肝已伤,不可复治,数日而死。

心中风者,其人但得偃卧不得倾侧,闷乱冒绝汗出,心风之证也。若唇正赤尚可治,灸心俞百壮,急服续命汤。若或青或白或黄或黑,此为心已坏为水,不可复治,旬日死(一云五六日死)。

脾中风者,其人但踞坐而腹满,视身通黄口吐涎汁尚可治,灸脾俞百壮,急服续命汤。

目下青手足青,不可复治。

肾中风者,其人踞坐腰痛,视胁左右,若末有黄色如饼粢大尚可治,灸肾俞百壮,急服续命汤。若齿黄赤,鬓发直、面土色不可复治。

大肠中风者,卧而肠鸣不止,灸大肠俞百壮,服续命汤。

论曰∶凡风病内外沉浮者,内是五脏,外是皮肤,沉是骨髓,浮是血脉。若在腠理,汤药所及。若在五脏,酒醪所至。若在血脉,针灸所中。深在骨髓,扁鹊自云不能如何。

风痱者,卒不以言,口噤,手不遂而强直。灸法∶度病者手小指内岐间至指端为度,以置脐上,直望心下丹注度上端毕,又作两度,续在注上合其下开上,取其本度,横置其开上令三合其壮,如倒作 字形也,男度右手,女度左手,嫌不分明,故以丹注三处起火各百壮。

夫眼肝风占候口不能言,灸鼻下人中,次大椎,次肝俞,各五十壮。

心风灸心俞各五十壮。

脾风灸脾俞各五十壮。

脾风占候,言声不出或手上下,灸手十指头,次灸人中、大椎,两耳门前脉去耳门上下行一寸,次两大指节上下六穴各七壮。

卒中风口 ,以苇筒长五寸,以一头刺耳孔中,四畔以面密塞,勿令泄气,一头纳大豆一颗,并艾烧之令燃,灸七壮,瘥。患右灸左,患左灸右,千金不传。又灸手交脉三壮,左灸右,右灸左,其炷如鼠失,横安之,两头放火烧之。

凡卒中风,中噤不得开,灸颊车二穴,穴在耳下八分小近前,灸五壮即得语,又随年壮,口僻,左右灸之。

治尸厥法∶凡尸厥如死,脉动如故,针百会入二分补之,灸熨两胁。又针足中指头去甲如韭叶。又针足大指甲下内侧去甲三分。

灸失喑不语法∶先灸天窗五十壮讫,息火乃移灸百会五十壮毕,还窗五十壮。若初发先灸百会,则风气不得泄,内攻五脏当闭伏,更失喑也,所以先灸天窗,次灸百会乃佳,一灸五十壮,息火泄复灸之。视病轻重,重者处各三百壮,轻者以意(一云次灸肩井得二百壮,即灸二里三壮,若五又法∶凡一切中风,服药益居者,但是风穴,皆灸之三壮,神良。欲除根本必须火艾,专恃汤药则不可瘥。

灸角弓反张法∶唇青眼戴,角弓反张,始觉发动,即灸神庭七壮。穴在当鼻直上发际。

次灸曲差二穴各七壮。穴在神庭两旁各一寸半。

次灸上关二穴各七壮。在耳前上廉起骨陷中,一名客主人。

次灸下关二穴各七壮。在耳前动脉下空下廉陷中。

次灸颊车二穴各七壮。穴在前下曲颊端陷中。

次灸廉泉一穴七壮。在当颐直下骨后陷中。

次灸囟会一穴七壮。在神庭上一寸。

次灸百会一穴七壮。在当顶上正中央。

次灸本神二穴各二壮。在耳直上入发际二分。

次灸天柱二穴各七壮。在项后大筋外入发际陷中。

次灸陶道一穴七壮。在大椎下间。

次灸风门二穴各七壮。在第二椎下两旁各一寸半。

次灸心俞二穴各七壮。在第五椎下两旁各一寸半。

次灸肝俞二穴各七壮。在第九椎下两旁各一寸半。

次灸肾俞二穴各七壮。在第十四椎下两旁各一寸半。

次灸膀胱俞二穴各七壮。在第十九椎下两旁各一寸半。

次灸曲池二穴各七壮。穴在肘外曲头陷中,屈肘取之。

次灸肩 二穴各七壮。在两肩头之中,两骨间陷中。

次灸支沟二穴各七壮。在手腕后二寸两骨间陷中。

次灸合谷二穴各七壮。大手大指虎口两骨间陷中。

次灸间使二穴各七壮。在掌后三寸两筋间。

次灸阳陵泉二穴各七壮。在膝下骨前陷中。

次灸阳辅二穴各七壮。在外踝上绝骨陷中。

次灸昆仑二穴各七壮。在外踝后跟骨上陷中。

上以前主久风、卒风、缓急诸风,发动不自觉知,或心腹胀满,或半身不遂,或口噤不言,涎唾自出,目闭耳聋,或举身冷直,或烦闷恍惚,喜怒无常。凡有风,皆灸之,神验。

鼻交额中一穴,针入六分,得气即泻,留三呼,泻五吸,不补,亦宜灸,然不如针。此主癫风弓角反张、羊鸣,大风青风面风如虫行,卒风多睡健忘,心中愦愦。口噤,暗到不识人,黄胆,急黄八种,大风,此之一穴皆主之,莫不神验。慎酒面生冷、醋滑、猪鱼、荞麦、浆水。

杂灸法∶凡风,灸上星二百壮,又前顶二百壮,百会一百壮,脑户三百壮,风府三百壮。

凡大风灸百会七壮。

凡百诸风,灸大椎平处两相二寸三分,以病患指寸量之,各一百壮。

治风,耳后八分半有穴,灸一切风若狂者,亦瘥。耳门前灸百壮,治卒病恶风欲死不言及肉瘅不知人,灸第五椎名曰脏俞,各一百五十壮。

扁鹊曰∶凡心风灸心俞各五十壮,第五节对心是也。

肝俞,主肝风腹胀,食不消化,吐血酸削,四肢羸露,不欲食,鼻衄,目KT KT ,眉头胁下痛,少腹急,灸百壮。

大肠俞主风,腹中雷鸣,大肠灌沸,肠 泄痢,食不消化。少腹绞痛,腰脊痛强,大小便,难不能饮食,灸百壮,三报之。

治卒中恶,闷热毒欲死灸足大指横纹,随年壮。若筋急不能行者,若内筋急灸内踝上三十壮,外筋急,灸外踝上三十壮。愈。若戴睛上插者,灸两目后 二七壮。

若不语,灸第三椎五百壮。

若不识人,灸季肋头七壮。

若眼反口噤,腹中切痛,灸阴囊下第一横理十四壮。

腋门二穴主风,灸五十壮,亦可九壮。

治风,身重心烦,足胫疼,灸绝骨百壮,在外踝上三寸(一云四十,又云一十六。)凡卒中风,口噤不开,灸机关二穴,在耳下八分近前,灸五壮即愈。一云随年壮。僻者,逐左右灸之。

治头风摇动,灸脑后玉枕中间七壮。

治猥遐风偏风半身不遂法∶肩 主偏风半身不遂,热风,头风,刺风,手不上头,捉物不得,挽弓不开,臂冷酸疼无力,针入八分,留三呼,泻五吸,在膊骨头陷中平手取之,偏风不遂,可至二百壮,过多则臂强,慎酒肉五辛,热食浆水。

又针曲池,入七分,得气即泻,然后补之,大宜灸,日十壮至一百壮止。十日更报下少至二百壮。

又针列缺,入三分,留三呼,泻五吸。亦可灸之,日七壮至一百,总至三百壮。

阳池,上一夫两筋间陷中主刺热风耳聋鸣,手不仁,冷风手战,偏风,半身不遂。阳池支沟,下一夫覆腕当纹宛宛中,亦主或因损后把捉不得,针入三分,留三呼,泻五吸,忌灸。

商丘,在内踝前陷中,主偏风瘅,脚不得履地,刺风头风热风阴瘅,针入三分,留三呼,泻五吸,疾出之。忌灸。

偏风半身不遂,脚重热风,疼不得履地,针入四分,留三呼,得气即泻,疾出针,于痕

上灸之良,七壮。

灸猥遐风半身不遂法∶先灸天窗,次大门,脑后尖骨上一寸,次承浆,次风池,次曲池,次手髓孔,腕后尖骨头宛宛中,次手阳明大指奇后,次脚五指屈,两脚膝腕纹,次脚髓孔足外踝后一寸,次足阳明拇指奇三寸,各灸百壮。若有手足患不遂,灸百会,次本神,次肩 ,次心俞,次手少阳,次灸天窗,次两肩上一寸当瞳仁,次曲眉在两眉间,次手阳明,次足阳明,各灸二百壮。

译文

《千金翼方》,唐代医学家孙思邈撰,约成书于永淳二年(682)。作者集晚年近三十年之经验,以补早期巨著《千金要方》之不足,故名翼方。孙思邈认为生命的价值贵于千金,而一个处方能救人于危殆,以千金来命名此书极为恰当。《千金翼方》全书共三十卷,北宋时期校正医书局对其传本予以校正,并刊行全国。宋代印本在明代以前失传了,所幸印版保存了下来,明朝万历年间,翰林院纂修官王肯堂奉万历皇帝之命纂刻了宋版《千金翼方》。《千金翼方》是我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中医药典籍之一。

基础介绍

孙思邈

孙思邈

读医医论医理孙思邈诸风第七_诸风之证全能方,法六十九首 论一首肺中风者,其人偃卧而胸满短气,冒闷汗出者,肺风之证也。视眼以下鼻上两边,下行至口色白者尚可治,速灸肺俞百壮,小心减之。若色黄者,此为肺已伤、化为血矣,不可复治。其人当妄言掇空指地,或..

猜你喜欢